醉卧君莫笑

非著名非职业周吹、杂事向、沉迷彩墨、渣基三

就很豹躁,如同自己要高考了而还睡不着觉。
倒计时364天

果然是没有资格过六一之后奢想会受到上天的惩罚啊
我在等你道歉,你在等我感恩。

😞

今天中午回家,菜市上有个小铺子挂了块小白板,上面写着“庆六一,大蒜进价卖,卖完下午陪儿子”,好难过

抽奖

痴汉的中二:

今天520啦。因为高考无法参加修修生贺了,周边抢不了,文写不了,画也画不了,非常难过了。但是今年三连冠我就想干点什么,所以来抽奖啦!东西不多,见谅(毕竟穷逼)东西寒酸也请不要嫌弃。目前确定的是
一本糖果色袜子太太的当a变成o
阿雀太太的修修胶带的拼贴小卡四张
阿雀这次cp的修修吧唧
杂七杂八的小手工小零食
和一点点无料
目前这么多,等修修cafe的蛋糕,我如果赶得上会再塞个生日海报。后续买周边和清理周边的时候想起来啥还会塞。胶带坑的妹子我也许会塞胶带hhhh等清货。
抽奖规则:因为高考所以没办法当天抽,也考虑其他高考的妹子们。所以就6.14晚上啦(18岁生日)嗯,应该是抽粉丝吧。但是讨论哦,是一句对修修的爱语或者对我的祝福也行hhh(不要打我)至于寄的话看情况,会尽快寄出。如果是胶带的伙伴就等清货。就这么多
占tag抱歉对了转载可以

百年不遇

我,今天,出大纲了。
八页A4纸hhhhhhh
挖坑乃吾家常事,填坑从来好几年。
年更作者多懒惰,灵机一动又拖更。

今天挖到了一家小馆子,蛮道地的。老板娘细声细气,上海口音,菜肉馄饨极正,荠菜香且嫩,有香菇丁从舌根迸发香气,肉是正正经经剁出来的肉糜。汤蛮清的,的的是上海菜肉馄饨味儿。
等馄饨时门口有栀子香气,远远的传来,我手搭可乐罐做酒馆闲适状,门前市井,院后书香。
蹦出了好久不用的上海话,强行软了舌头。菜肉馄饨太大份,小份我仍一共食得一半。十分歉意,老板娘摆摆手。
看到鲜肉馄饨,缥缈白衣裹肉粉圆子,不知怎么想到班服,影响贴切。
昨天下午考了三科之后,脑子里是“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今天是“今日乱离俱是梦”。
强行在文科考场晃来晃去,跑到四楼偷看了元先生的考场,然后假装不经意的路过。
今天从门上的窗户里看到了肉肉,进去找她。结果元先生正把头搁在窗户上看着我。
心惊肉跳。
和肉肉强行胡扯,期间看向元先生时对视无数次,二人均觉尴尬,一扭头又对了。
元先生唤我,我内心超开心的蹭了过去。又是扯皮半天,老套路。
下楼坐到理科直男中间时还满脑子烟花啊
期中考试结束后放了电影,被我们班同学改成了《神秘巨星》,蛮好蛮好。
看电影的时候拉了窗帘,关了灯。瑟瑟松风穿进教室,窗帘满是月色搭在竹枝上,温柔乡呐

多梦

一晚上,失眠多梦心悸。标准体虚。
记得清楚的是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我在学考的最后一科时发现自己前面所有科目都填错了考号走错了考场,我的天简直噩梦。
另一个梦在睡觉时我就清楚的知道这是梦了。
我梦到元先生答应和我在一起了。
诶,肯定是梦啊

不实之言

昨晚恭喜元先生,语句之间还是活泼泼不在意的神态发过去,发了截图和恭喜恭喜,晚点时候他回我两个表情包和一句话。我本对待无话可说却又要小心弥和的人才会用表情包,所以心下自微微不爽,然他那句话实在俏皮,因此便将我不爽打消大半。
他可能是出去比赛了,上次共同外出时他跟我讲五一放假要出门比赛。
像我这样的人就不适合恋爱,因为爱会唤醒我的占有欲、控制欲、疑心病,也会勾引出我的狭隘、自私、敏感,然而这每一种情绪都足以令我和与我相爱的人痛苦,且越爱越严重。所以为了避免害人害己的事发生,我会自觉远离不知情的爱慕者,也会默默疏远我可能会爱上的人。
可是心底是不自觉渴望的,如同你的秦岭雪满山 我的淮河又一关

您即般若,我便信佛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锁麟囊》

收到了可爱的母亲送的礼物——一台秤
据说可以测量体重体脂率骨龄内脏脂肪等等等等
今晚使用了一下,被数据惊到了
我已经从超重迈入肥胖了
哭泣

今天上官网查比赛成绩,元先生拿了个特等奖。他这般好,我怎及得上?
想想自己,一胖毁所有,只要有一个“胖”字伴你左右——我的天,灰暗无光的青春期,只有自己毫不在意似的、先声夺人般的、仿佛能显得自己对于这一明晃晃的缺点丝毫不care——谁没有对着腰身一尺六的小裙子、眼里泛着光呢?
看看自己的双下巴,猥琐累赘,看看自己为了这些所做的牺牲与抵抗,短发,中性,甚至假装自己是T,我的天,我如何及得上他呢?那么光芒万丈
《怦然心动》中讲,“有人住高楼,有人在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我是沟底淤泥,却厚颜无耻的奢求着凌波之上的荷华,以自身映照他的容颜,却嫌不够,自然不够,人都是贪心的,巴蛇之所以吞象,是枉然的贪欲。与我而言,他是梦想也是我内心深处的渴望,贪念,从最开始的相识,恨晚,明明有机会早个三年,却还是多次擦肩。从每天爬四楼只为看一眼,到现在每天都想跟他讲话,不要别的,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也好。太贪心的,不够的,怎么能够呢?淤泥奢求光的照射,是因为看过透过荷瓣与层层流波的明亮,我是不该的,想想自己又有何处配的上?自然是不配的,连我自己也知道,他这样的人,定是极招人稀罕的,只希望能有个他愿意的人对他如珠如宝,捧在头顶高高的千万别受了风。
我没关系的,哪怕脏一点,不讲究,乱七八糟,甚至血气盖顶,斧钺加身,你不行,你一定要一尘不染,干干净净的,泠泠若泉,皎皎如月,九天云君一般,这样哪怕我走进深渊,堕入泥沼,千夫所指,万人唾骂,在风雨如晦中,还是能一眼看见你。
看见又如何呢?想把他拉下般若,与我地狱同游苟合,两个“两面三刀者”。
早知人间苦,不曾信佛
世事多苦恼,您即般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