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君莫笑

非著名非职业周吹、杂事向、沉迷彩墨、渣基三

【云停周年庆Vol.3】sheen界神仙!茅渟之海整瓶限定价~

真滴美貌了(ˉ﹃ˉ)中奖率拉低ing

鸢茶:


云停的镇店之宝“茅渟之海”,一直是彩墨圈sheen天sheen地的“神仙墨”。


sheen,是彩墨书写过程中产生的、不同于原本颜色的金属光泽。茅渟之海的原色是海蓝色,其sheen是绚烂的紫红色。




为了照顾新入彩墨坑的小天使们,我再重新科普一下“茅渟之海”这款墨。


茅渟之海,是日本百年文具品牌写乐,为一家名为“文具之森”的文具店,特别定制的限定墨水——也就是写乐·文具之森限定。


其最大的特征就是:特别容易出sheen,而且sheen得太好看了!基本上可以说是sheen界的神仙了!


而且,茅渟之海慢慢从一款特别小众的彩墨,演变为入彩墨圈“不得不收”的墨水之一,和色彩雫的夕烧、鲶鱼的阿帕奇晚霞、J·herbin的祖母绿、kobe ink的凑川等彩墨齐名。


这是云停的中传小哥哥为茅渟之海做的试色:




是 @ps丶落寒 太太的师兄,哈哈哈哈!中传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字怎么都这么好看!




卖了这么久的分装,云停也积攒了好多茅渟的买家秀和评价,悄咪咪地放一下。






(最后这张钢笔画,是茅渟原色,但是真的太好看啦!吹爆!)









之前看到有小天使在微博上怨念,为什么云停的茅渟不卖整瓶?


——当然是因为数量太太太稀少啦!


去年9月份的时候,我们订到的第一批茅渟只有5瓶而已,后期才慢慢多了起来,大概也是3-5个月才有一小批货,每批50瓶左右。


其实我们有卖过整瓶,只是在极偶尔的时候才会上架那么几瓶,也不会预先通知,只在上架的时候在群里吆喝一声。


还有一些老顾客来找我们,说想收整瓶,我们也会单独给留。




但是这次呢,作为云停周年庆的第三弹,我们决定专门以优惠价格放出一批整瓶,献给想收这瓶墨水的小天使们。


目前,50ml的矮胖瓶已经绝版了,新到的都是50ml方瓶。



这次云停的限定价是255r,全国包邮。


一人限购2瓶。(我知道你们想一瓶写一瓶收藏……)




预售,大概1周发货。目前这一批茅渟之海已经到广州海关了,等待清关中,我们提货后就会发出。


我们设置的价格是270r,大家拍下后直接找客服改价即可。




手慢无,真的(认真脸)




另外,我们剩下几瓶绝版的矮胖,也已经上架了。


对矮胖有执念的小天使们可以收了。毕竟矮胖是真的没了,写乐现在全线改为方瓶。




*** 底部惯例硬广(等等,这全篇哪个字不是硬广啦?!) ***


云停的镇店之宝·茅渟之海:点我点我点我


注意:整瓶拍下后先不要付款,找客服小姐姐改价后再付。




*** 底部惯例抽奖 ***


从“喜欢”+“推荐”中,抽茅渟之海10ml余量瓶3个。


从“转发”+“评论”中,抽茅渟之海整瓶1个。

放暑假前最后一天,课上被人起哄要唱歌。唱了《锁麟囊》和《女驸马》的选段。唱到“为了多情的李公子”的时候眼风扫到了他,看他趴在胳膊上冲我笑。
心惊肉跳

好了,我认输了,向Hermes鞠躬。
大地是真的,触动人心的味道。大西洋杉缠绵清冷,药感浓烈又一触即散。和元先生一起出去比赛,一个多雨初晴的周六下午,玫瑰色的夜,大巴车里笼罩肩头的味道。

就很豹躁,如同自己要高考了而还睡不着觉。
倒计时364天

果然是没有资格过六一之后奢想会受到上天的惩罚啊
我在等你道歉,你在等我感恩。

😞

今天中午回家,菜市上有个小铺子挂了块小白板,上面写着“庆六一,大蒜进价卖,卖完下午陪儿子”,好难过

抽奖

痴汉的中二:

今天520啦。因为高考无法参加修修生贺了,周边抢不了,文写不了,画也画不了,非常难过了。但是今年三连冠我就想干点什么,所以来抽奖啦!东西不多,见谅(毕竟穷逼)东西寒酸也请不要嫌弃。目前确定的是
一本糖果色袜子太太的当a变成o
阿雀太太的修修胶带的拼贴小卡四张
阿雀这次cp的修修吧唧
杂七杂八的小手工小零食
和一点点无料
目前这么多,等修修cafe的蛋糕,我如果赶得上会再塞个生日海报。后续买周边和清理周边的时候想起来啥还会塞。胶带坑的妹子我也许会塞胶带hhhh等清货。
抽奖规则:因为高考所以没办法当天抽,也考虑其他高考的妹子们。所以就6.14晚上啦(18岁生日)嗯,应该是抽粉丝吧。但是讨论哦,是一句对修修的爱语或者对我的祝福也行hhh(不要打我)至于寄的话看情况,会尽快寄出。如果是胶带的伙伴就等清货。就这么多
占tag抱歉对了转载可以

百年不遇

我,今天,出大纲了。
八页A4纸hhhhhhh
挖坑乃吾家常事,填坑从来好几年。
年更作者多懒惰,灵机一动又拖更。

今天挖到了一家小馆子,蛮道地的。老板娘细声细气,上海口音,菜肉馄饨极正,荠菜香且嫩,有香菇丁从舌根迸发香气,肉是正正经经剁出来的肉糜。汤蛮清的,的的是上海菜肉馄饨味儿。
等馄饨时门口有栀子香气,远远的传来,我手搭可乐罐做酒馆闲适状,门前市井,院后书香。
蹦出了好久不用的上海话,强行软了舌头。菜肉馄饨太大份,小份我仍一共食得一半。十分歉意,老板娘摆摆手。
看到鲜肉馄饨,缥缈白衣裹肉粉圆子,不知怎么想到班服,影响贴切。
昨天下午考了三科之后,脑子里是“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今天是“今日乱离俱是梦”。
强行在文科考场晃来晃去,跑到四楼偷看了元先生的考场,然后假装不经意的路过。
今天从门上的窗户里看到了肉肉,进去找她。结果元先生正把头搁在窗户上看着我。
心惊肉跳。
和肉肉强行胡扯,期间看向元先生时对视无数次,二人均觉尴尬,一扭头又对了。
元先生唤我,我内心超开心的蹭了过去。又是扯皮半天,老套路。
下楼坐到理科直男中间时还满脑子烟花啊
期中考试结束后放了电影,被我们班同学改成了《神秘巨星》,蛮好蛮好。
看电影的时候拉了窗帘,关了灯。瑟瑟松风穿进教室,窗帘满是月色搭在竹枝上,温柔乡呐

多梦

一晚上,失眠多梦心悸。标准体虚。
记得清楚的是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我在学考的最后一科时发现自己前面所有科目都填错了考号走错了考场,我的天简直噩梦。
另一个梦在睡觉时我就清楚的知道这是梦了。
我梦到元先生答应和我在一起了。
诶,肯定是梦啊